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幫助中心|聯系我們

2017年瀕危物種刺猬紫檀的監管受到國際廣泛關注

更新時間:2018-01-05    瀏覽次數: 1527

環境調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eia)于2017年10月完成了一項多達40頁的調查報告《非法紅木買賣——中國的數十億美元木材貿易和對尼日利亞森林的蹂躪》(the rosewood racket——china’s billion dollar illegal timber trade and the devastation of nigeria’s forests ),此報告于本月(2017年11月)初公示,其中揭示出原尼日利亞環境部長,現聯合國副秘書長阿米納·穆罕默德(amina j. mohammed,又譯莫哈米德)在今年(2017年)早些時候曾簽發數千份涉及刺猬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國際商用名african rosewood,kosso,中國市場俗稱或通稱亞花梨、非洲黃花梨、非花等)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組織(cites)的出口許可證書。

 

  雖然尼日利亞有對刺猬紫檀木材的出口禁令,但是“當時這些瀕危證書成包的要求簽發,我也不知道簽了多少,但我不得不這樣去做?!卑⒚准{·穆罕默德在上個月(2017年10月)于曼哈頓聯合國總部38樓層接受記者采訪時這樣講到。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尼日利亞高級官員證實穆罕默德夫人(mrs. mohammed,即阿米納·穆罕默德)在今年(2017年)1月16日簽發了2 992份出口許可證。不過,穆罕默德夫人認為這些出口許可所涉及的木材合法,符合可持續經營的原則,并且也是為了履行同中國紅木商人的貿易合同。

 

  根據中國海關的統計,在2016年5月至12月,有源自尼日利亞的大約10 000條裝載刺猬紫檀的貨柜在中國港口被扣押截獲,原因是沒有合法的cites許可證明。2016年12月31日,穆罕默德夫人頒布了三個月的木材出口禁令,其后她大量簽發了出口許可,在禁令實施超過兩星期后,尼日利亞的出口迅速減少,中國方面顯示自2017年開始至當年4月,中國口岸有大約12 000條刺猬紫檀(kosso wood)貨柜得以清關離開港口進入該國國內市場交易。

 

  中國瀕管辦的一名發言人曾于10月份在此事件的調查過程中進行過溝通說明,希望源自尼日利亞的刺猬紫檀所持有的瀕危證必須經過cites秘書處的批準,如果只有尼日利亞cites簽發的許可,則不應予以接受。但該發言人拒絕就“此事件需在委員會簽約各方進行公開陳述的信件”一事進行評論。

 

  環境調查署(eia)認為,現聯合國副秘書長、前尼日利亞環境部長穆罕默德夫人(mrs. mohammed)違反了cites公約的規定,錯誤標識加工與半加工木材,使得非法木材得以以合法的名義出口,并且對于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已經離開尼日利亞港口的非法木材,又于后期補發許可證的做法亦屬于違規操作,因為多年來cites一直要求締約各方不能在這種情況下頒布簽發及接受簽發許可證——這是一種促進非法木材循環流通的做法。

 

  穆罕默德夫人對環境調查署(eia)的指責不予承認,并對在出口禁令期間簽發許可證的做法作了解釋——原因是該國在先前的流程方面有時間上的延誤。不過,cites方面已經表示,將會在2017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的常務委員會上討論這個問題。據eia估計,默罕默德夫人在2017年1月所簽發的出口許可使得超過140萬枝、估計價值約為3億美元的非法刺猬紫檀原木得以最終進入中國,從2014年1月至2016年12月,尼日利亞平均每天出口到中國的刺猬紫檀為3 000枝,這背后就是數百萬英畝已經破碎的森林被侵害以及數百萬當地居民的生計受到威脅。在最近的4年,尼日利亞出口到中國的刺猬紫檀甚至估值可能達到10億美元。目前在尼日利亞東部,針對刺猬紫檀的非法砍伐不僅開始為該國東北部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圣地(boko haram)提供資金來源,甚至砍伐的區域已經蔓延到鄰國喀麥隆,因此跨境非法采伐運輸的嚴峻現狀不可忽視。

 

  尼日利亞自1976年開始即禁止原木出口,2016年5月,cites對刺猬紫檀的瀕危管制開始執行,2017年初,這種管制被進一步強化——要求所出口的木材需要被提供不至于威脅到其出現種群滅絕趨勢的證明。尼日利亞森林本門的官員堅持聲稱他們沒有出口刺猬紫檀原木,而只是船運出口加工板材,膠合板和初級家具用部件。不過,中國的進口數據顯示基本都為原木(raw logs),森林趨勢(forest trends)分析師孫秀芳介紹:“尼日利亞的刺猬紫檀主要以鋸枋的形式(to be in the form of squared logs)出口到中國?!?/span>

 

  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專家西奧多·勒蓋(theodore leggett)認為尼日利亞這個聯邦制國家因為是由36個州組成,而每個州都有自己的森林法,因此“判定刺猬紫檀是否合法”確實是一個復雜的操作流程。

 

  2016年早些時候,穆罕默德夫人已經被告知刺猬紫檀的出口很可能將被定義為非法,因此她本人需要及時為大量木材簽發出口許可證,時年4月,尼日利亞出臺了木材出口禁令,隨后,cites亦實施了更加嚴格的限制措施。但是,仍然有很多貨船將承載刺猬紫檀(kosso)木材的貨柜運抵中國的港口,中國方面將它們扣留,原因是沒有cites許可證。此舉很快引發了大量尼日利亞商人的不滿,他(她)們不斷向政府抱怨收入減少、年輕人失業和在中國客戶面前失去信譽,其中來自一個州的女代表說:“年輕人沒有了工作,開始實施搶劫了?!?月3日,穆罕默德夫人召集了一個聯邦、州森林部官員和木材出口商的聯席會議,討論由刺猬紫檀所引發的森林管理問題,但是尼日利亞政府在木材商的壓力下,還是對出口禁令束之高閣。穆罕默德夫人后來決定在2016年12 月31日開始實施臨時出口禁令,但在此之前還是批準了大批量的刺猬紫檀出口許可。環境調查署(eia)指認穆罕默德夫人在2017年1月簽署的cites出口許可是為之前一年(2016年)在中國扣押的大批尼日利亞刺猬紫檀放行,穆罕默德夫人對此予以否認,她本人解釋為“這些出口許可證是證明離開尼日利亞港口的這些刺猬紫檀系加工和半加工的木材制品”。穆罕默德夫人辦公室(尼日利亞環境部)還表示,他們從未有收到中國方面反映的大量刺猬紫檀被扣押于本國當地港口的消息,也從未簽發過追溯性cites許可證,她本人(穆罕默德夫人)回憶確實有兩個出口商要求出具許可證以便釋放滯留中國港口貨柜的事例,其中一個被拒絕,另一個雖然被許可,但須繳納罰金并被判長達6個月貨物羈押期。

 

  在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abuja),該國森林部最高官員麥克·奧薩夸德(michael osakuade)和他的一位下屬接受采訪時就環境部大量簽發cites許可證的行為進行了解釋,其中主要的原因被認為是工作流程中出現了耽誤,才導致本來早應簽發的許可證推遲了時間,最終拖延至了木材出口禁令執行期間。在當前,刺猬紫檀砍伐最嚴重的塔拉巴州(taraba),州環境部長里貝卡·馬納塞赫(rebeccas. manasseh)更是將矛盾的焦點指向中國木材商:“問題都來自這些中國人,是他們想方設法砍伐這種樹木(刺猬紫檀)并加以運輸出去,是他們(中國木材商)把現在的狀況變得如此糟糕?!?,同時,這名州環境部長還指責了塔拉巴州政府在刺猬紫檀出口的問題上玩弄兩面性,最終把麻煩丟給環境部。

 

  從部分記者事后的采訪來看,尼日利亞前環境部長、現聯合國副秘書長穆罕默德夫人(amina j. mohammed)所做的一切其實都只是在尋求地方短期經濟利益和環境保護之間的平衡點,卻最終成為被指責的對象。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獲悉環境調查署(eia)的調查報告后對穆罕默德夫人表示了支持,其發言人斯特潘·杜雅里克(stephane dujarric)在發布會中證實了秘書長的態度。

 

  當前,有關刺猬紫檀的話題進入一個新的活躍期,原因是中國市場又有大量刺猬紫檀入市,造成行情劇烈波動,價格顯著下滑的狀況。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已經在中國紅木市場久經利用的材料,目前居然在中國諸多木材鑒定部門眼前依舊被視為“不可確認樹種的商品木材”,由于存在這樣的淺陋認知,因此給了一些不持有有效許可的貿易公司將刺猬紫檀申報其他樹種的空間。有準確的信息來源表明,有些刺猬紫檀被申報成非瀕危物種得以順利地進入中國關口而不被要求出示本應需要的原產地瀕危許可出口證明,當然亦無需中國瀕管辦的進口許可證明。

 

  在尼日利亞,目前主要采伐刺猬紫檀的區域位于塔拉巴州(taraba)和阿達馬瓦州(adamawa)南部,多集中于貝努埃河流域(river benue)內的兩個支流塔拉巴河(taraba)和法羅河(taraba)一帶,其中尼日利亞東部與喀麥隆接壤的加薩卡古姆蒂國家公園(gashaka-gumti national park)內亦存在嚴重的非法砍伐現象,生態的破壞和伐木者的日常起居威脅著當地特有的黑猩猩等珍稀動物的生存。

 

  刺猬紫檀在尼日利亞東部當地的名稱有馬杜比亞(madubiya——豪薩語hausa),奧遜杜杜(osun dudu——約魯巴語yoruba),不過,時下更多的采伐者則愿意稱呼其為馬德里(madrid)。在阿達馬瓦州南部的采訪中,可以發現長度為1.2米左右的刺猬紫檀每枝原木售價5 000-7 000奈拉(合14-19.6美元),但在貨源缺乏的時期則會高達12 000奈拉(合33.6美元)。盡管塔拉巴州政府曾在2015年8月頒布過禁伐令,并對每部運輸卡車課以40萬奈拉德罰款,但是最后罰款已經演變成僅僅是對木材砍伐與運輸所要求的特許費用,現時,塔拉巴州和阿達馬瓦州均無力阻止刺猬紫檀被迅速砍伐的趨勢。

 

  西非另一個刺猬紫檀原產地塞拉利昂(又譯:獅子山)于今年(2017年)7月27日被披露向中國友好協會(china friendship society,簡稱cfs)批準了5000條20英尺貨柜的半加工木材出口許可,中國友好協會(cfs)在過去的8年里面一直參與了塞拉利昂木材出口的操作。根據塞拉利昂農林部長威廉·班古拉(william bangura)的說法,應對非法木材走私的最好方式就是大量進行出口許可的批準,這樣還可以挽回很多稅收損失。本次木材出口許可只授予了塞拉利昂——中國友好協會主席帕特里克·科羅馬(patrick koroma),具體時間是在2017年7月初,而不像過去那樣是授予三家公司。

 

  然而,到了8月底(2017年),塞拉利昂主要的木材貨運碼頭哈斯汀斯(hastings timber depot——位于首都自由城——又譯弗里敦freetown東南方向)卻發生了因工人對待遇不滿的罷工事件,此時,政府授權帕特里克·科羅馬出口5 000柜木材已有2個月時間。塞拉利昂國家出口者協會主席阿巴斯·朱安納(abass juana)表示,目前該國正在效仿加納(ghana)和尼日利亞(nigeria)的木材出口運作模式,將木材集中于某一個口岸(在塞拉利昂就是哈斯汀斯)以便于管理。由于當時(2017年8月)正處于塞拉利昂的雨季,木材從邊遠地區運輸到港口較為困難,哈斯汀斯有大約2 000名操作工,裝滿一個貨柜的費用是60萬利昂(合78美元),他們計劃要將費用上調至100萬利昂(合130美元),而一些操作工私下透露他們裝滿一個貨柜實際僅能得到報酬40萬利昂(合52美元),卻長期經歷著工傷等事故,故提出了維護自身權益的要求。

 

  塞拉利昂中國友誼公司(china friendship company sierra leone:cfs)主要從事的業務是木材出口、家具和其他木制建筑材料的加工以及造林和其他經濟林產作物等。這家公司的操作與塞拉利昂政府的森林政策穩步同行,其下屬的兩家主要工廠分別位于格德里希(goderich)和馬克尼(makeni),公司創始人為帕特里克·科羅馬(patrick koroma)和阿布·巴卡爾·達拉米(abu bakarr daramy)。

  相關鏈接:阿米納·穆罕默德夫人(mrs. amina j. mohammed)1961年6月27日生于尼日利亞東北部的貢貝州(gombe state),父親為尼日利亞的一名畜牧獸醫,母親為一名英國護士。她曾長期在尼日利亞政府部門和聯合國機構擔任職務,并受到褒獎。自2012年至2015年,穆罕默德夫人就由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指定為負責減輕貧困和促進環境可持續發展的特派員。2015年11月,她被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任命為環境部長,在任內,她推動了一項6 000萬美元的綠色可持續發展項目,這包括了在尼日利亞北部干旱地帶的造林活動。穆罕默德夫人于2017年2月24日辭去尼日利亞國家安全委員會職務,前往聯合國,開始在副秘書長的位置上履職。

 

【版權申明】以上內容來源:木材地理,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福建省莆田市仙游金威工業園

電話:400-8290-333傳真:0594-7362966E-mail:service@haisibot.com

©2015中國——福建海絲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閩ICP備15020997號

高清亚洲日韩欧洲不卡在线_国产v亚洲v天堂宗合_日韩亚洲不卡在线视频